某某傳媒

NEWS

新聞

閱讀還是反閱讀,這是個問題
來源: | 作者:視界營銷 | 發布時間: 1215天前 | 4012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

不得不說,我每天上下班所乘坐的地鐵,是個觀察眾生的好場所。有人呼呼大睡,有人木木 發呆,有人熱烈聊天,有人賣唱行乞,還有人貼小廣告……當然,如你所知,最整齊劃一的行為,莫過于大多數人——尤以青年人為主——都捧著一部手機,或看視 頻,或玩游戲,或刷朋友圈,或瀏覽資訊……但重點是,極少有人看書。有一次,我看到一個帶著小孩的媽媽靠在車廂一角看書,頓覺欣慰,定睛一看才發現是一個 老外。


事實上,這種現象不僅僅發生在地鐵車廂,在我們目所能及的任何公共場合,每天都上演著 相似的劇本。手機將每一個人都偽裝成閱讀者,但真正的閱讀者卻寥若晨星。當然,很少人在意這一切,手機似乎有一種能讓人靈魂出竅的魔力,即便是偶爾安靜地 躺在某個角落的時刻,它也會成為我們意識底景的一部分,讓我們有一種隨時想要去夠的沖動。如果一個人突然發現手機不見了,保準他會像是丟了魂兒似的。

小書店-大夢IMG_4041_光影_1.jpg



或許在某個特殊的時刻,我們中的某個人會自問一句:這樣真的好嗎?答案有可能是否定 的,如果我們能腦洞大開一回:試想有一天,大部分人都摒棄了早中晚的三頓正餐,而以不時地進食各種零嘴為生,將是怎樣的一種景象?!更不可思議的是,竟有 一些人不停地嚼著口香糖,不一會兒就一口吐掉,然后又塞一塊進嘴里……不斷重復著這樣的行為。那少數的正常人必是睜大了雙眼,表現出無比的驚恐、錯愕乃至 不屑,有人甚至會喊道:“看看,這些人竟這樣過活,真是瘋了??!”對于我們的精神生活而言,以上的景象并不來自某部超現實主義的小說或電影,而正是略帶殘 酷的現實,正如費爾巴哈的名言:人就是他所吃進去的東西。

當然,對于那些從不吃正餐的零食者來說,這從來都不是問題。相反,他們會略帶憤怒地說 道:“少管閑事,我不是活得很好嘛?!”無疑,你不能斷言他將會生病甚至死去,因為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,即使是啃樹皮,也有可能存活下來。我想說的是,作 為一種未發育成熟的表現,小孩大都喜愛零食更甚于正餐,而在我們的精神生活領域,恰恰體現了這種“反智主義”的傾向,這種傾向經由移動終端——以手機為代 表——進一步放大和蔓延,成為了當下時代的主要特征之一。

是的,這是一個知道分子的時代,知識分子在公共生活中幾近隱遁,取而代之的則是眾人念 茲在茲的“百度知道”。由于互聯網和即時通信技術的發達,我們的生活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碎片化,以往的整體性和連續性已蕩然無存。許多人的生活中充斥著私信 的提示音、公眾號的未讀提醒、朋友圈的最新訊息以及名目繁多的APP應用(及其所承載的視頻和圖文信息),如此等等。按照一天所接觸的信息量,人人都稱得 上是“飽讀之士”。然而某一天,我們突然間發現自己成了那個得知道最多而思考最少的人,每天只是無根地漂流在過眼云煙的信息汪洋之中。

面對浩如煙海的信息和資訊,許多人漸漸產生了選擇的焦慮,甚至有人需要把微信公眾號上 的未讀提醒全部點掉,才換得一絲快慰之感,但究竟讀了多少,恐怕是少之又少。同時,由于技術、思維和生活方式的交互影響,基于移動終端的各類資訊就要盡可 能的簡短,以搶奪極度稀缺的注意力資源,應對越來越碎片化的時間。因此,各類驚悚唬人的標題黨、庸俗化的心靈雞湯、獵奇八卦的明星軼事,乃至暴力、色情信 息等大行其道,在“劣幣驅逐良幣”的規律下,許多有價值的內容往往淪為邊緣性的存在。

更糟糕的是,長期的碎片化閱讀徹底改變了我們的大腦,許多人似乎都患上了一種名為“慢 性注意力分散癥”的隱疾。最明顯的事例莫過于,越來越多的人發現自己再也閱讀不了長篇幅的文章了,深度閱讀中最關鍵的專注能力在許多人身上已喪失大半。曾 有一位朋友向我坦言:他再也讀不了《戰爭與和平》這樣的書了,甚至連續看上三四篇博文都覺得內容太多。對此,美國科技作家尼古拉斯?卡爾 (Nicholas G. Carr)有過一個精妙的比喻:“以前,我戴著潛水呼吸器,在文字的海洋中緩緩前進?,F在,我就像一個摩托快艇手,貼著水面呼嘯而過?!闭斘覀兿硎苤?嘯而過的快意時,閱讀的本質也被我們遠遠地拋在身后了。

因此,如果一個人只有碎片化閱讀,那么與真正的閱讀相比,前者就成為一種“反閱讀” ——它使人誤以為自己利用了碎片化的時間,其實卻陷入了一種更體面、更坦然的浪費時間的誤區;它使人誤以為自己在閱讀,其實卻在做著一件與真正的閱讀本應 達到的目的完全相反的事情?;蛟S,這便是屬于我們時代的最大閱讀悖論,套用哈姆雷特著名的自詰:閱讀還是反閱讀?這是個問題!那么,什么才是真正的閱讀 呢?


黑龙江p62彩票开奖